虫二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 发表文章(90)
中国造车新势力凉了?

中国造车新势力凉了?

在新能源汽车产业这盘游戏中,中国造车新势力既没有顺利通关,也未能变身人民币玩家,在残酷的搏奕中逐渐失去存在的价值,沦为特斯拉练级的NPC。时也,命也。

不怕罚款的巨头病应该怎么治?

不怕罚款的巨头病应该怎么治?

马化腾之前回应“腾讯没有梦想”的批评时,坚持认为“数据不能任意打通,通信、社交、用户行为不能打通,这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微信缠斗支付宝,谁是B端之王?

微信缠斗支付宝,谁是B端之王?

有媒体最近把焦虑问题分别抛给了微信和支付宝,微信支付副总裁耿志军说,微信支付团队压力突出,都在焦虑往哪里走,还能再翻多少翻。

假如特斯拉倒掉会发生什么?

假如特斯拉倒掉会发生什么?

如今中美的新能源补贴都在退坡,上半年特斯拉在美国的单车补贴还有3759美元,下半年就只有1875美元了,6月25日中国的新能源补贴政策也做出了重大调整,到2020年底纯电乘用车的补贴都将完全取消。

腾讯正努力成为一台后驱车

腾讯正努力成为一台后驱车

过去腾讯一直在讲双轮驱动的竞争力,就是充分发挥微信等基础设施对流量和用户的先天影响,辅以投资或并购,把别人的梦想固化在自己的战车上,进而加固对整个生态链的影响力。

我们生产数据的速度比5G还快,究竟是信息垃圾还是文化财富?

我们生产数据的速度比5G还快,究竟是信息垃圾还是文化财富?

改变世界的不是技术,而是数据信息背后每一个真实的人。

20万小城商家的生意里藏着智能硬件的进化路径

20万小城商家的生意里藏着智能硬件的进化路径

“下沉人群崛起的消费意愿和能力与次等供给的不匹配,将催生出新的商业模式”

5G带动短视频话语权迁徙,谁会从中获益?

5G带动短视频话语权迁徙,谁会从中获益?

短视频竞争正进入深水区,成功的平台需要一边帮助内容生产者打造品牌,一边完成平台的生态建设。

资本眼里的腾讯:支付不稳,游戏真香

资本眼里的腾讯:支付不稳,游戏真香

腾讯肯定有梦想,但总是碎碎念“游戏基本面很强”,“监管问题最终会解决”,这个梦想未必值得羡慕。

养不活锤子手机的粉丝仍然养得起罗永浩

养不活锤子手机的粉丝仍然养得起罗永浩

养不活锤子手机的粉丝仍然养得起罗永浩,这个真相太残酷了。

外卖B端大战鸣枪,美团和饿了么胜算几何?

外卖B端大战鸣枪,美团和饿了么胜算几何?

​外卖行业的B端大战只是刚刚鸣枪,大家都是探路,硝烟未必炽烈,结局生死攸关,毕竟这一次的胜利者将由商家决定。

雷军的热血和小米的困局

雷军的热血和小米的困局

这个行业中已经入局的玩家无不财雄势大,小米只能算是小字辈,而且这还是个零和博弈的市场,小米不是赢家,就只能是输家。

雷军和罗振宇都不发好人卡了!

雷军和罗振宇都不发好人卡了!

以前的公司喜欢家庭式的固定情感联系,但今天的青年人厌恶圣母,讨厌绿茶,反对一切政治正确,他们拥有承受残酷现实的能力,这大概也是一种进步。

我不信西西弗、PageOne是卖书赚钱的!

我不信西西弗、PageOne是卖书赚钱的!

在手机主宰碎片时间的今天,还有谁愿意在书店消磨时光,或者换个说法,是不是在书店里扔两台咖啡机再加个文创杂货铺就变成了一门新生意?

互联网拯救还是拖累了国产车?

互联网拯救还是拖累了国产车?

创造当然需要创造性思维,为世界贡献了A型车的亨利·福特就说过,“如果你咨询顾客想要什么样的产品,人们只会告诉你,想要一匹更快的马!”

谷歌,互联网世界最后的精神贵族

谷歌,互联网世界最后的精神贵族

谷歌很忙,员工们忙着研发各种改变世界的黑科技,但5250万用户隐私数据的泄露,终于把CEO Sundar Pichai送去了国会的听证会。

流媒盛世:腾讯音乐向左,网易云音乐向右

流媒盛世:腾讯音乐向左,网易云音乐向右

中国在线音乐市场的双雄格局一旦确立,必然承担起文化输出的历史使命。

下个十年的BAT,AI会是重启键吗?

下个十年的BAT,AI会是重启键吗?

这一次互联网不仅需要与传统行业共患难,还要同享安乐。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AI主导的后互联网智能时代,不管纵横20年的BAT还是后起的TMD,没必杀技注定被虐菜,这已是大家的共识。

游戏跌倒,谁会吃饱?

游戏跌倒,谁会吃饱?

但无论腾讯还是网易,也不管游戏总量控制如何扑灭市场狂热,中国游戏巨头都不可能完全与游戏切割,能做的除了出海只剩下两条——

游戏和社交双擎熄火,腾讯是时候寻找“清洁能源”了!

游戏和社交双擎熄火,腾讯是时候寻找“清洁能源”了!

在最新的Q2财报发布之前,成功预判到这种走势的资本市场已经提前消化了风险,腾讯市值从今年1月的巅峰滑落,蒸发了万亿港元,力压麻烦缠身的Facebook拔得头筹。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